中国人保“一把手”被免,继任者的压力不会小

中国人保“一把手”被免,继任者的压力不会小

人保的2023年真可谓“开局不顺”。

文/每日财报 张京

上周,金融机构人事开启密集调整,仅2月17日,就有三家大型金融机构党委书记或党委副书记换人。

2月17日下午,先有“谭炯同志任国家开发银行党委副书记,免去欧阳卫民同志的国家开发银行党委副书记职务”,后有“免去刘连舸同志的中国银行党委书记职务”。

紧接着,中国人民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“中国人保”,601319.SH)召开党委扩大会议。“受中央组织部领导委派,中央组织部有关干部局负责同志宣布了中央决定:免去罗熹同志的中国人民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职务”。

(图源:中国人保公众号)

相比前两者不同,中国人保“一把手”被免职,市场纷纷猜测或与此前“背金句”事件有关。叠加上个月,人保寿险才刚刚因偿付能力数据不真实,而被银保监会通报。由此,违规“遇上”党委书记被换,中国人保的2023年真可谓“开局不顺”,亦引发了外界的担忧。

“一把手”离职“不蹊跷”

资料显示,罗熹有着丰富的金融工作背景,曾在中国农业银行、中国工商银行、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、华润集团、中国太平等公司任职,2020年出任中国人保集团董事长、执行董事。

与此同时,罗熹还兼任人保财险非执行董事、董事长,人保寿险非执行董事、董事长,中国人保资管非执行董事、董事长,中国人民保险(香港)有限公司非执行董事、董事长。

纵观履历,罗熹在农行任职时间最久,超过20年,在工行工作4年,在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工作2年有余,在华润集团工作将近3年,执掌太平集团2年时间。

聚焦人保历程,罗熹任职后不久,人保集团官方微信账号便由“PICC中国人民保险”更名为“人民保险”,彰显出“新人保”与“老人保”的不同,这也标志着整个人保系统大刀阔斧地改革开启。

据《每日财报》了解,罗熹推出了“卓越保险战略”,其核心内容为“1+7”战略框架。“1”指“1 个战略愿景”,是“建设具有卓越风险管理 能力的全球一流金融保险集团”,要点在于聚焦主业、追求一流、注重能力、综合服务,而“7”则是指“7 项战略举措”。

作为财险业“老大哥”的人保财险,则于2021年启动了名为“三湾改编”的改革,尽管在车险综改的影响下,人保财险的保费增速放缓,但疫情也确实拯救了综改中的车险市场,人保财险的市场份额和承保利润都出现上升。

尤其是进入2022年,随着对综改的适应与消化,疫情的进一步助力,人保财险的市场份额不仅回升至2019年的水平,而且目前看来净利润、承保利润及综合成本率都有明显的改善与好转。

在有目共睹地变化铺开之际,中国人保却陷入了舆论旋涡。

2月5日和6日,集团旗下的人保寿险和人保财险分别曝出“学金句”和“禁酒令”事件,经网络迅速发酵后,引起民声沸沸。尤其是“学金句”,被一些媒体和网友痛批为“媚权”文化和个人崇拜。

据相关媒体报道,中国人保旗下的人保寿险曾发布一项学习活动的通知。《通知》显示,要求公司总、省、地市、县支各级机构全体干部员工,“学习、熟读、并背诵董事长在首季峰启动会上传达的金句集锦。”

(图源:网络)

《通知》具体要求:总公司各部门主要负责人、各级机构一把手要充分发挥示范带动作用,带头讲金句、用金句,通过集中学习、个人自学、背诵打卡等多种方式,确保全体内勤人员将金句内容牢记于心、付诸于行。并且提及,要在今年2月10日前,完成全员闭卷通关及考试,并对考试成绩进行汇总。

不言而喻,此次金句事件看似八卦,其实可以反映出一些党性作风问题。所以,众多业内人士才一致认为,这次舆论或与罗熹被换有直接关系。

当然,以目前形势来看,罗熹现在只是不做党委书记,其他职务如董事长,还需要企业再开董事会,并报告中国银保监会,同时得有人做临时负责人并报批,有待进一步公开披露。

一则通报,牵出“几分尴尬”

在经营层面,相比表现突出的人保财险,罗熹这两年其实对人保寿险投以了更多的重视。只不过,寿险经营与财险有着本质差别,经验、资源与优势几乎没法复制与对接。

由于银保保费长期占据大头,围绕人保寿险保费“虚胖”的讨论在行业中一直没有停息,而相对薄弱的个险渠道则在这轮寿险行业转型的影响下,几乎受到了灾难性的冲击,个险新单与个险人力都逐年锐减,甚至代理人数量不到3年就已近乎“十不存一”。

按照罗熹的设想,寿险“要走三高(高端的人才、产品和客户)的模式,要通过社会的保险、企业的保险来拓展寿险的高端客户”,且人保寿险还启动了IWP保险财富规划师队伍建设。但这些,都无法阻止个险等方面的消极表现,当然话说回来,这也是寿险行业目前的共痛。

2021年,人保寿险实现保费收入968.47亿元,同比增长0.68%,实现净利润41.45亿元,同比减少8.75%。2022年前三季度,人保寿险实现保费收入824.65亿元,同比增长5.8%,实现净利润36.83亿元,同比减少达30.72%。

业绩表现黯淡是一方面,更尴尬的是被银保监会通报。

今年1月9日,人保寿险因偿付能力数据不真实被银保监会通报。据悉,人保寿险偿付能力数据不真实的具体原因包括:少计提最低资本、权益投资未及时调整简单表述及风险综合评级填报不实。

大致来说,人保寿险在2022年1、2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,最低资本少计提7.25亿元、8.91亿元;人保寿险因某资管产品不满足豁免穿透条件,但被列报为“豁免穿透的资产支持计划”,在部分领域少计提最低资本2265.02万元等等。

最值得担心的是,若将最低资本少计提的部分补上,并调整核算权益投资的方法,人保寿险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和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均将下降。

2022年第三季度,人保寿险的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27.53%、215.10%,与上季度相比有所下降;最近一期风险综合评级BB类。若经过修正,此前数据甚至或将低于行业均值。

要知道,依据监管“保险公司应当具有与其业务规模和风险程度相适应的最低偿付能力”。直白来说,有多大能力,就卖多少保单。因此,人保寿险被通报带来的后续影响,将直接反映到其保费数据上,继而也影响到风险综合评级。

与此同时,2022年第三季度,人保寿险的综合退保率达到6.06%,较上一季度上升1.86个百分点,退保金额前三位的产品分别为:人保寿险幸福保年金保险、人保寿险乐享人生团体年金保险(分红型)(C款)、人保寿险附加聚财两全保险(万能型)(C款),退保规模分别为32.65亿元、18.34亿元、6.91亿元,这三款产品在去年前三季度退保规模分别达101.97亿元、18.57亿元、21.47亿元。

事实上,高退保率很早就困扰着人保寿险。主要因为,人保寿险此前销售的趸交中短存续期产品到期退出,或还有展业过程中的违规行为因素等。

客观而言,不论背后的驱动因素如何,中国人保“罗熹时代”的落幕都显得有些仓促与诙谐。过往,人保集团还可以依靠人保财险摇旗呐喊,但近年人保,尤其因人保寿险的越发失落,不仅市场利润逐渐被拉开,还有源自市值方面的尴尬。毫无疑问,这些终将是继任者的挑战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发布于:广西梧州长洲区